摩根“鲸鱼门”:巨亏下的“风控”黑洞

- 编辑:admin -

摩根“鲸鱼门”:巨亏下的“风控”黑洞

  摩根大通放任亏损值到达20亿美元才开始真正面对这一风险,其原因到底何在?这一定程度上与首席投资办公室(CIO)在摩根大通所做出的业绩并由此获得的权利有关,正是这一权利,让摩根大通的风险管理部门取消了之前对它的风险制约。

  陷入尴尬的远不止摩根大通的老板杰米·戴蒙(Jamie Dimon),在其首席投资办公室(CIO)所造成的20亿美元巨亏面前,整个华尔街都在为此感到惊悚和不安。

  它甚至在提醒全球银行业,“风险控制远不仅仅是纸面上的文章,风控与赢利之间也远远不只是单纯的冲突关系,其间存在着巨大的利益共合。”

  原因很简单,在金融危机中表现最为优秀的银行和银行家,居然也在风险控制上隐藏着巨大的漏洞,这让人不得不再次联想到尚未完全逝去的全球金融危机。在这场危机中,雷曼兄弟和贝尔森以不到20亿美元的亏损推倒了整个美国金融业的多米诺骨牌。

  全球最大银行所犯下的“典型错误”让“风控”再次成为华尔街的热点议题。如何把控“风控”的尺度,如何在风险控制与创造最大利润之间寻求平衡也将成为银行业需要面对的重大课题。

  “伦敦鲸鱼门”隐现JPM“风控漏洞”

  在本次摩根大通所遭遇的巨亏事件中,人们形象地把造成本次巨亏的交易员埃克西尔(Bruno Iksil)称为“伦敦鲸鱼”,因为他在CDS(违约互换交易)中建立了庞大的交易头寸,甚至不惜拿整个美国经济的走势来对赌CDX IG 9指数(涉及121家美国领先公司的信用状况),进而构筑了巨大的交易风险。

  来自华尔街的投资银行家Robert(化名)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这条伦敦鲸鱼有多大,就暗示摩根大通的风控漏洞有多大。”

  “很显然,此前被媒体以重要篇幅进行报道的号称‘伦敦鲸鱼’的交易员埃克西尔远不是问题的核心和关键,不管埃克西尔在这一事件中是否涉嫌欺诈(有意隐瞒相关操作),它都暴露了摩根大通整个风险控制系统存在问题。” Robert表示。

  Robert所称的风险控制系统,指的是银行内部风险控制的相关流程,包括交易止损值及报告体系。来自华尔街的疑问是:在20亿美元巨亏之前,公司为什么没有进行止损。

  太平洋证券研究院副院长张伟明告诉记者,“就像股市一样,任何一场大跌或亏损事件爆发之初,人们都无法说清楚问题的准确原因,这些原因有待公司及监管部门的详细调查。但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是,当风险初露端倪的时候,银行风险管理部门应该有风险提示的单子,而相关决策者应该及时做出反应。”

  对于摩根大通这样的全球银行来说,能在金融危机中岿然不倒,用其老板戴蒙的话说“不用美国政府的钱,我们也能渡过难关”,这样的银行,其风险控制的能力和水平应该远远高于同行。

  那么,摩根大通放任亏损值到达20亿美元才开始真正面对这一风险,其原因到底何在?

  持有美国纽约律师执照的中银律师事务所律师张铮告诉记者,“这与CIO在摩根大通所做出的业绩并由此获得的权利有关,正是这一权利,让摩根大通的风险管理部门取消了之前对它的风险制约。”

  “形象地说,按照美国《多德-弗兰克法案》中的‘沃尔克规则’(Volcker rule),银行的交易部门应该有一个止损坎,一场交易的亏损值超过了这个坎,就必须进行止损,这是风险控制的基本原则。同时,需要注意的是,止损坎定得高低,直接关系银行的盈利水平,止损坎定高了,风险会加大,但定低了,交易进行过程中动不动就要止损,将严重影响银行的盈利能力。”

  张铮告诉记者,“根据披露,摩根大通风险管理部门此前为CIO所设定的止损坎是2000万美元。这其实有悖CIO所要追求赢利的目标。”

  据了解,在摩根大通的斐然业绩中,CIO部门贡献了大量的利润,2010年CIO的投资组合最高达2000亿美元,产生了50亿美元利润,这比摩根大通2010年净利润的四分之一还多。而摩根大通的高层有不少即出于这个办公室,由于盈利能力强,它相应地获得了越来越多的权利,并且变得不受拘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