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将成“第四次工业革命”加速器——访大富科技董事长孙尚传

本版文章均由本报记者李慧敏采写,本报记者任威亦有贡献

大富科技(股票代码300134.SZ)是一家中国通信领域的高科技上市公司,也是全球最大的5G核心元器件滤波器设计制造商,技术标准的制定者。在全球范围内,大富科技兼并了8家全球老牌滤波器制造商,不仅是华为连续16年的核心供应商,还拥有全球一流的优质客户,包括爱立信、诺基亚、三星、康普、博世、特斯拉、苹果、英美烟草等。

近日,备受瞩目的“新基建”发布的七大领域中,大富科技涉及四项:主营业务专注5G基站建设等通信领域相关业务,子公司大富网络业务涵盖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以及大数据中心等。3月6日,中国移动启动23万个5G基站,集中采购支出近千亿元,大富科技成为华为的5G基站滤波器核心供应商。

作为新基建的基础和核心平台,经过此轮投资,5G将得到怎样的发展?5G产业链在全球分布如何?作为一家低调的工业公司,大富科技经历了怎样的成长轨迹?近日,《中国经营报》记者专访了大富科技董事长孙尚传。

5G:“新基建”的基础和核心平台

《中国经营报》:在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迅速蔓延的情况下,对于中国5G发展来说意味着什么?

孙尚传:应该说,新冠肺炎疫情是一场灾难,对经济、民生、健康和安全均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全球同此凉热,福祸相倚。我个人认为,如何在创伤中得到最快的修复,并且寻找到更大的崛起机遇,取决于产业链的完备程度和抗击打的韧性。

从通信网络来讲,突如其来的疫情并没有让我们手足无措,也没有发生因通信保障不到位而产生次生灾害的现象。表面上看是BAT们开发的APP帮助全国人民宅家,用手机买菜、上课、开会、办公,实际上都是因为有强悍的通信基础设施在支撑。

至于5G,我国已于2019年率先发放5G牌照,启动5G移动通信网络的建设。此次疫情更像是一场有针对性的“灾难演习”,给政府、运营商及各行各业提供了一个5G移动网络建设的思考维度,提供了一个失效模式下的分析和应对策略,提供了一个范围巨大甚至影响人类未来发展的应用场景。

《中国经营报》:5G产业链在全球分布情况如何?中国在哪些环节是弱项?

孙尚传:从3G开始,无线网络标准从大类分为FDD(以欧美为主)和TDD(以中国为主)不同制式的两类。进入5G时代,无线网络标准融合两者优势,形成了混合使用FDD和TDD的标准。华为等中国无线设备供应商,具有横跨两种制式的能力和优势,已经形成完整的产业链,领先于全球同行约两年时间。

无论哪种制式的5G网络都需要两大核心技术,移动基站的数据交换和无线收接发射。其中数据交换部分是华为的强项,已经完全自主化;无线收发部分是大富科技的强项,欧美国家在该领域已完全丧失设计和制造能力。

现在真正影响产业链的可能是数据交换部分需要的软件工具,如EDA软件体系和芯片制造设备如光刻机(14纳米及以下),这些瓶颈,正在解决当中。

《中国经营报》:近日,国家发布“新基建”涵盖领域,5G在列。此轮过后,5G将得到怎样的发展?大富科技是否已经准备好迎接这一波热潮?

孙尚传:国家5G建设放在了整个“新基建”列表领衔的位置,是因为5G是“新基建”的基础和核心平台,将成为“第四次工业革命”的硬件基础和加速器。

2019年是5G商用的元年,也标志着人类由互联网时代进入万物互联的全新时代,一个百万亿级的巨大市场逐步开启。

这一领域的下游直接市场需求高达数万亿元/年,可间接带动数千亿元的产业链配套。为了迎接这样一个机会,大富科技的5G研发生产基地2月29日已在安徽蚌埠开工。基地重点投资打造5G通信设备核心产业链,服务全球通信设备商。

总部迁移:为什么是蚌埠

《中国经营报》:大富科技的海外收购比较多,能介绍一下当时收购的策略吗?

孙尚传:大富科技通过直接或间接的方式,于2011~2012两年间在全球范围内并购了8家同行公司,其目的是占领5G 无线收发部分的全球制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