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朗口腔资本局中局:谁“美化”了标的利润?

本报记者 陈婷 曹学平 深圳报道

在短短3年时间内,沈阳口腔门诊部老板张显威失去了手里40余家门店的全部所有权,而在此前,他还曾怀揣“上市”的梦想构思着未来的“宏图伟业”。

张显威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2015年,其获悉朗朗医疗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朗朗口腔”)以“上市分红”“以股换股”等承诺向全国各地中小口腔门诊部发起并购,声称将与各个门店合并财务报表,共同实现“上市”。

“上市”的种子就此在张显威心中埋下。

随后,其与朗朗口腔达成股权转让协议,由朗朗口腔收购张显威及其控制的沈阳威之远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现改名为“沈阳威之远医疗项目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威之远”)旗下门店100%股权,同时按朗朗口腔的要求进行“财务规范化”工作。

但令张显威产生质疑的是,在这过程中,朗朗口腔相关工作人员将张显威的个人银行账户充当威之远对公账户,以此建立威之远2016年度财务报表,并以威之远为标的组成部分向其他投资人发起融资。

2020年7月28日,朗朗口腔副董事长马建萍对记者否认有公司相关工作人员参与威之远的实际财务规范工作,同时建议张显威诉诸法律解决其与朗朗口腔的纠纷。

朗朗口腔方面向记者提供的威之远2016年财务报表显示,公司的营业收入约为5400万元,营业利润约为1600万元,具体包含的门店数未有说明。但张显威称,实际上,威之远旗下全部门店的合计年度利润仅为400万至500万元。

时至今日,处于亏损的威之远已被朗朗口腔剥离,而朗朗口腔依旧在“上市”路上。

被指“画饼”融资

“口腔老板如何实现企业长青梦想?”朗朗口腔在其微信公众号抛出这一问题之后,其给出的答案是“独特的商业模式、借助资本力量、财务合规及经营合规”。

在收购威之远之初,朗朗口腔所要求的“规范化”一词便不断出现。

2015年11月,张显威与朗朗口腔(彼时名称为“深圳市金日兴齿科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签订了首批门店(36家)的股权转让协议。协议显示,朗朗口腔拟先行收购威之远的51%股权,交易对价为5140.8万元,其中以现金支付60%,另外40%股权的转让款(2056.32万元)以同等价值的朗朗口腔股份作为支付对价,在实行收购时一并支付。

此外,协议中“权利义务的承担”条款约定,在朗朗口腔完成受让威之远51%股权,并在张显威收到朗朗口腔支付的第一笔股权转让款后,张显威同意该资金用于威之远的财务规范化、信息高效化、标识统一化建设,且“威之远的财务、信息、标识的建设由甲方(朗朗口腔)负责完成”。

image.png

张显威提供给记者的股权转让协议复印件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6月,在张显威与朗朗口腔签订的第二批门店(16家)收购协议中,“威之远的财务、信息、标识的建设由甲方(朗朗口腔)负责完成”这一条款被删除。

张显威向记者反映,威之远被朗朗口腔收购之前,公司旗下口腔门诊部单店为个体户,规模小、利润薄,也没有进行完善的财务管理。签署转让协议后,威之远旗下门店需要变更为公司才能进行财务并表,而门店全部完成变更的时间是2016年12月末。

张显威称,2016年9月,在威之远旗下门店未完成全部变更、资产尚未全部装入朗朗口腔即没有完成并表之时,朗朗口腔相关工作人员使用张显威的个人银行账户实际作为威之远的对公账户,将朗朗口腔向张显威支付的股权转让款等充当威之远的对公流水,以此建立了威之远2016年的财务报表。“我的个人账户和公司账户至今都没彻底分开。”张显威说。

张显威提供给记者的个人银行账户流水显示,朗朗口腔相关账户合计向张显威汇入约4657万元,除去后期返还1000万元,剩余3657万元。张显威称,其中1500万元被当作威之远的利润进行占用,另外1000万元为张显威个人预先垫付的房租费用。实际上,张显威仅获得1000万元。

张显威向记者提供的一份实名盖章证明材料显示,时任威之远总务部工作人员、出纳、行政综合职务的邱女士、潘女士和赵先生均表示“从2016年1月起朗朗口腔接手威之远的财务工作,当时接受朗朗口腔总部财务的直接指导”。

对此,马建萍对记者否认了公司员工存在上述行为,其称仅对威之远做出财务规范工作方面的指导,未派出总部相关人员进行现场操作。此外,马建萍称,朗朗口腔亦未参与威之远财务会计人员的招聘工作。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